返回 相似
资源描述:
气候变化研究进展第 15 卷 第 6 期 2019 年 11 月 CLIMATE CHANGE RESEARCHVol. 15 No. 6November 2019DOI 10.12006/j.issn.1673-1719.2019.175申丹娜 , 贺洁颖 . 国外气候变化教育进展及其启示研究 [J]. 气候变化研究进展 , 2019, 15 6 704-708Shen D N, He J Y. Progress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 [J]. Climate Change Research, 2019, 15 6 704-708国外气候变化教育进展及其启示研究气候变化教育对于提高公众气候素养,鼓励公众有效参与气候变化行动、引导公众科学合理应对气候变化起着关键的作用[1]。自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出了气候变化教育的基本理念、行动框架、主要内容以来,在联合国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积极推动下,国外学者对气候变化教育方式方法进行了大量系统的研究[2-9]。中国在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 2014 2020 年 ) 中提出将应对气候变化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并相应提出应对气候变化知识进学校、进课堂等行动计划。但是纵观我国当前气候变化教育研究现状,对气候变化教育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和具体,大多数研究只停留在政策宣贯层面,对气候变化教育理论与方法研究较少,既缺乏对当前国际开展气候教育的前沿研究,又缺乏案例教学研究[10-13]。因此,本文希望通过系统梳理国外气候变化教育政策背景,对国外气候变化教育研究的热点以及具体举措进行分析,以期从气候变化教育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等方面为促进我国制定气候变化教育政策,深入开展气候变化教育研究等提供借鉴。1 国外气候变化正规教育的主要做法与发展趋势国外的气候变化教育,主要分为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 Spitzer[14]认为非正规教育对气候变申丹娜1,贺洁颖21 中国气象局发展研究中心,北京 100081;2 山西省气象科学研究所,太原 030002Progress and enlightenment of foreign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化教育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本文将正规教育与非正规教育的做法分开阐述。梳理当前气候变化正规教育的发展趋势和特点,主要在以下几点。一是注重中小学的气候变化教育。在气候变化的正规教育中,主要包括大学本科教育、中学教育、小学教育和学前教育。一般而言,由于气候科学属于地理学系,涉及较多比较抽象的概念,如辐射、臭氧空洞、压差、梯度等,因此往往在高中阶段,气候科学才作为一门正式的课程进行传授。这些科学术语往往让学生们觉得晦涩难懂,例如 Harrington[15]在解释气候和大气科学中普遍存在的误解起源时,提出学生们常常无法理解太阳发射的被地球吸收的短波辐射与被地球吸收后重新发射的长波辐射之间的区别,他们往往认为是“糟糕的科学”或“糟糕的气象学”。Dupigny-Giroux[8]指出,在小学和初中阶段较早地接触天气和气候知识,可提高学生们对这些概念的理解和认可水平,使他们比其他同学更有优势。例如有同学认为“可能是由于我在早期接触过这些概念,我发现大气、辐射、热传输和温度最容易理解和接收”“在上这门课之前,我对气候领域没有什么背景知识,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背景知识来弥补我挣扎的时刻”。一名学生在反思她对龙卷风的恐惧时写道“如果我小时候学过这些概念的话,我就能避免多年的失眠”。因此,当前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中小学气候变化教育的重www.climatechange.cn简 讯www.climatechange.cn6 期 705申丹娜,等国外气候变化教育进展及其启示研究要性。二是将气候核心概念嵌入其他课程,进行多学科教学。 Dupigny-Giroux[8]指出,单个的课程或内容单元不足以实现目标,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将核心的气候概念嵌入到其他学科课程中,以综合的教学方式支持教学,如将辐射、温度、运动、压差、梯度和加速度等概念以一种更加综合的方式融入到教学框架中。 Mcneal 等[16]指出气候变化教学需要整合到地球科学等综合课程中,同时需要在气候变化课程和教学中更加关注学生们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误解。美国佛蒙特大学开发了卫星、天气和气候( SWAC)项目[17],其目标是构建基于问题和探究为主要目标的建构框架,并将核心气候概念嵌入到各自的课程中,其中包括社会科学、地球科学、化学、物理和生物学,帮助学生们以综合或地球系统科学的思维方式概念化过程;其宗旨是发展中小学的专业教师,在以探究为基础的教学环境中引入天气和气候概念,让这些知识在幼儿时期就可以使用,并激发孩子对周围环境的好奇心。目前该项目已证明了这一教学模式的可行性。三是采用“参与式”和“体验式”教学方式。对于中小学生来说,为其提供复杂的定义、数据,以及相对于他们来说较为遥远的案例研究,并不足以调动他们参与学习气候变化的积极性[18]。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在研究中最吸引人的方面就是有机会“玩”。参与式方法以及体验式方法对于中小学生气候变化教育最为有效。这种方法建立在经验学习理论和气候变化传播的实践基础之上,让学生亲自动手解决实际问题,同时将个人行为与反思结合起来,培养其积极参与的态度,这对于培养学生的气候素养更加重要而且可行。 Dhaniyala 等[19]基于气候变化教学模块对高中生以及初中生的气候变化的认知、情感和行为进行了调查,发现最有效的教学模块就是“角色扮演”。在角色扮演中,学生通过使用历史气候数据为全球不同地区的未来气候预测建立科学实验模型,整合真实的数据以了解和对比科学家使用的气候方法。目前奥克兰联合学区努力在所有学校建立学校花园,将气候变化纳入学校花园教室,以现有的气候、能源和食品素养研究为基础,为能源和气候研究如何更好地融入中小学教育提供素材[20]。四是尝试将气候变化科学问题的不确定性传递给受众。 Hacking[21]指出,由于气候研究的根本方法是统计学方法,是通过分析过去的结果,描述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如果未来发生的事件是由特殊情况所致,那么过去的数据并不能对未来提供完整指南,也就是说气候科学本身存在着不确定性,但是公众往往并不了解这种科学不确定性,因而使得科学共识和公众认知之间的鸿沟逐步加大[22]。针对这一情况, Reis 等[18]研究认为,这反映了课堂环境中的有限解释,并且具有明显的知识约束。如今,重要的是应将气候变化科学问题的不确定性认识纳入教育活动中,以便受众能够理解现有和未来模型的局限性,并认识到科学不确定性是科学研究与发展的必然规律。在此基础上,应采用易于理解的语言循序渐进地传递与沟通,进一步使受众认知气候变化。五是整合社会科学提高气候变化教育。Shwom 等[23]认为,人们对气候变化科学问题的误解,以及政府推行的气候变化政策迟迟未能落地,很大程度上是个人和集体行动的有效信念会影响决策,对气候变化科学问题的不正确心理模型,以及政治和经济体系的错误模型,会影响公众采取减缓和适应行动的可能性。要理解人类行为与气候变化之间的相互作用,应运用跨学科的方法,将社会科学知识与地球物理学知识更加全面地结合起来,着手开发更多的跨学科教材,培养跨学科从业人员。社会科学可以提高社会评估气候科学可信度的能力,改善气候变化的传播方法,并促进社会就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做出负责任的决定。人文学科可能会从阐述气候变化故事的角度帮助人们理解不断变化的世界,伦理推理可以使公众认识到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如公平、责任和其他价值等,因此,在气候变化教育中,越来越强调运用多学科的研究方法,以及运用社会科学的思维与视角进行教育。2 国外气候变化非正规教育的主要做法与发展趋势国外的气候变化教育非常重视非正规教育的作用,非正规教育可以帮助弥合气候科学家和公众之间的认知差距,促进有关重要环境问题的有效公共讨论。 Spitzer[14]认为,未来的岁月中非正式科学教育机构将在塑造公众对环境科学问题的理解上继续发挥关键作用。非正规教育的体验式学习可以通过个性化、参与和沉浸式体验激活这些情感联系,产生比单独激活“分析”学习所能达到的更强大的影响[1]。2.1 政府工作人员的非正规教育气候变化政策决策能力和风险掌控能力,依赖于政府高级领导以及工作人员掌握的气候变化知识、技能和响应能力。因此,对于政府工作人员及相关从业人员,非常有必要加强对气候变化知识的培训和教育。根据美国行政当局关于提高美国自然资源气候适应力的优先议程以及2013 年美国行政命令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美国将环境可持续性、气候准备和恢复力纳入联邦领导和教育计划,认为减轻环境脆弱性需要未来决策者具备理解气候科学和有效利用气候知识的能力。 2015 年,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美国农业部与其他联邦机构合作,为相关联邦机构工作人员和技术服务提供商制定气候变化教育和培训框架,教育目标是将气候变化教育纳入机构需求和优先事项,在其员工中培养气候素养和能力[24]。具体来说,具有气候素养的员工应该了解气候变化对自然、文化和历史资源及基础设施的影响,包括基本科学原理、自然资源的历史趋势、未来气候变化的模拟预测以及与此类预测相关的不确定性,严格评估气候风险背景下现有机构规划和决策过程的适用性,定期评估和传达与常规业务相关的气候风险,同时要与公众进行有意义的沟通。这一框架下,既需要有共同的气候培训目标作为基础教育模块,又需要有针对性的特定教育模块。在基础教育模块中,需要教育者传达气候变化的基本原理及其对自然系统的影响,识别科学可靠的气候信息,有意义地讨论气候变化,并做出气候知情决策。在特定教育模块中需要根据培训对象的需求进行相应调整,提供有关气候变化与特定学科领域(如减缓、造林、生物和水文等)相互作用的教育模块。例如美国环境保护局通过针对性的培训,提高员工对气候变化背景下环境保护计划不足的认识。美国林务局开发了林业适应规划和实践研讨会,开发了以行动为导向的气候恢复力和气候适应教育等[24]。2.2 公众与社区居民的非正规教育公众对气候变化的理解远远落后于科学界的共识,原因不仅仅是因为缺乏气候变化信息,而是由于复杂的心理预期和固有概念的复杂性使得对气候变化的理解受到阻碍,如公众对于气候变化心理模型的常见误解,往往使人们对气候变化产生消极行为,固有的信仰和情感认知过程可能导致人们对气候变化不知所措和持抵抗应对态度。因此,采取“非说服性的沟通”策略往往可以使公众更有兴趣倾听[25]。非正规教育可以弥合气候科学家与公众认知之间的鸿沟,促进公众对于重要环境问题的有效公共讨论。例如 Fraser 等[26]对动物园和水族馆教育工作者进行了调查,大约一半的外展专家希望与参观者交流时多讲与气候变化相关的知识,并希望通过培训来使他们更好地呈现气候变化信息。非正规教育常见的传授形式有社区讲座、研讨会、实践社区、网络、动物园水族馆等科普教育基地等。社区讲座和研讨会强调使用公众易于理解的方式进行传授,如使用类比推理使抽象概念具体化,使用辩论和推理过程增强学习概念,通过培养批判性思维发现气候变化影响的重要性等。实践社区方法假定学习不是抽象或孤立的活动,它是通过社区环境中的定位,参与、探索、反思而创建的社交活动,实践社区可以使教育者能够访问、分享和创造知识,并建立职业身份、关系和协作。气候变化研究进展 2019 年706www.climatechange.cn简 讯科普教育基地强调气候科学家、社会科学家、信息传播者等不同角色之间的协调和互动,如气候变化科学家可利用专业知识,总结和解释已知的气候变化政策,提供气候变化预测的最新研究。社会科学家和社会活动人员可以从认知、沟通以及最佳实践方式向公众开展和传播气候变化研究。信息传播者主要是作为传播气候变化信息的教育工作者,不仅可以根据受众范围,进行角色扮演,并与公众对话,而且还可以作为沟通专家,成为影响公众认知的领导者[27]。3 结论与启示综上,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非常关注气候变化教育,提出了一系列气候变化教育的行动倡导,并对气候变化教育方式方法进行了研究。我国在开展气候变化教育行动中,大多是气候变化教育的政策宣贯,对气候变化教育的方式方法、教学设计、传递方式和内容等尚未进行深入的探讨和研究。目前,我国对气候变化的教育,主要采取了自上而下的知识传递方式,对采取课堂辩论、循证和论证等方式还较少,同时也忽略了以案例教学、角色扮演等方式激发兴趣。在非正规教育中,尚缺乏气候变化专门研究小组进行非正规教育栏目设置。在宏观政策设置中,也缺乏对各学龄段详细制定教学行动指南。因此,结合我国国情,提出以下启示与建议。一是注重“参与式”与“体验式”教学。在对气候变化教育的过程中,改变以往只注重知识传递和自上而下的教学模式,增加课堂讨论与反驳环节,增加案例课堂与实验教学环节,让学生真正体会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从而进一步激发学习气候变化的兴趣与动力,如选择生物炭实验作为课堂气候变化教育项目,并对比用生物炭测试学校花园中的地块与未处理的地块,或是开展碳足迹计算活动,让学生可以量化他们自己的食物和水,从而可以计算他们对所在地的碳排放所做的贡献,并进一步与全球平均值进行比较。二是重视非正规教育的重要作用。研究表明,非正规教育可以激发公众的情感联系,产生更强大的影响。在美国,每年有 61 的人参观 1500多个非正规科学教育机构,其中包括科学中心、博物馆、水族馆、动物园、自然中心和国家公园等[28]。因此中国有必要提高非正规教育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性认识,设置专门的研究机构和协会,讨论非正规教育的开展与实施。并在科技场馆等非正规教育场所设置专门的气候变化栏目,聘请专业的从业人员向公众传送气候变化科学知识与政策行动。三是重视气候变化的跨学科教学。正如前文所述,气候变化涉及多学科、多领域,需要从社会学、人类学、地球科学等多学科角度考虑。因此,有必要倡导气候变化多学科教学的研究,开发更多的跨学科教材,培养具有交叉学科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将气候变化知识嵌入其他课程,培养学生从多学科视角理解气候变化以及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四是加强气候变化教育政策研究,针对各学龄段对气候变化相关概念理解的难易程度,制定专项气候变化教育政策或行动指南,推进气候素养更好地融入各学龄阶段教育大纲和课程标准。支持和鼓励高校、社会力量积极开展气候变化通识教育和成人教育,研发气候变化教学案例,拓展气候变化事实及气候变化科学研究成果的传播形式。参考文献申丹娜 , 齐明利 , 唐伟 . 气候素养提高之思考 [J]. 自然辩证法研究 , 2019 3 56-61. Shen D N, Qi M L, Tang W. Thoughts on improving climate literacy [J]. Studies in Dialectics of Nature, 2019 3 56-61 in ChineseUNESCO. Report by the director-general on a detailed plan of action for the UNESCO strategy for action on climate change [EB/OL]. 2009 [2019-07-25]. 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181143_chiKeown M, Hopkins R. Rethinking climate-change education everyone wants it, but what is it [J].The Green Teacher, 2010, 89 1 18-21闵谷艳 . 巴黎气候大会 通过教育和培训提高公众可持续发展意识 [J]. 世界教育信息 , 2016, 29 3 72. Min G Y. Paris climate [1][3][2][4]www.climatechange.cn6 期 707申丹娜,等国外气候变化教育进展及其启示研究[17][18][5][9][7][8][6][10][11][19]conference raising public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wareness through education and training [J]. Journal of World Education, 2016, 29 3 72 in Chinese张国玲 . UNESCO 积极推动气候变化教育 [J]. 世界教育信息 , 2019, 32 2 71. Zhang G L. UNESCO actively promotes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 [J]. Journal of World Education, 2019, 32 2 71 in ChineseLiu S, Varma K, Roehrig G. Climate literacy and scientific reasoning [J]. Geophysical Monograph Series, 2014 203 31-40Cook J, Bedfor D, Mandia S. Raising climate literacy through addressing misinformation case studies in agnotology-bases learning [J]. Journal of Geoscience Education, 2014 62 296-306 Dupigny-Giroux L-A. Introduction climate science literacy a state of the knowledge overview [J]. Physical Geography, 2008, 29 6 483-486Shwom R, Isenhour C, Jordan R C, et al. Integrating the social sciences to enhance climate literacy [J]. 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 2017, 15 7李威 . 论气候变化背景下的公民社会与公民教育 [J]. 河南工程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12 27 90-93. Li W. Civil society and civic education in the context of climate change [J]. Journal of Henan Institute of Engineering 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12 27 90-93 in Chinese梁秀华 . 基于地理教育国际理念的教学实践思考 以“全球气候变化”为例 [J]. 地理教学 , 2017 3 4-7. Liang X H. Reflections on teaching practice based on the international idea of geographic education a case study of global climate change [J]. Geography Teaching, 2017 3 4-7 in Chinese高文华 , 李开封 . 高校开展全球气候变化通识教育的必要性及实施建议 [J]. 高师理科学刊 , 2016 11 98-101. Gao W H, Li K F. The necessity and suggestions of implementing general education on global climate change in Chinese universities [J]. Journal of Science of Teachers’ College and University, 2016 11 98-101 in Chinese宋洁 . 气候大会对我国中小学气候变化教育的启示 [J].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 2015 9 109-111. Song J. Enlightenment of climate conference on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China [J]. Journal of Educational Institute of Jilin Province, 2015 9 109-111 in ChineseSpitzer W. Shaping the public dialogue on climate change [M]. American John Wiley Sons, Inc., 2014 89-98Harrington J. Misconceptions barriers to improved climate literacy [J]. Physical Geography, 2008, 29 6 575-584Mcneal K S, John K S. Introduction to the theme outcomes of climate literacy efforts. Part 1 [J]. Journal of Geoscience Education, 2014 62 291-295Dupigny-Giroux L-A. Exploring the challenges of climate science literacy lessons from students, teachers and lifelong learners [J]. Geography Compass, 2010 1203-1217Reis J, Ballinger R. Creating a climate for learning-experiences of educating existing and future decision-makers about climate change [J]. Marine Policy, 2018Dhaniyala S, Powers S.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 for engineering undergraduate students [C]. San Francisco AGU Fall Meeting, 2011Siegner A B. Experiential climate change education challenges of conducting mixed-methods,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in San Juan Islands, WA and Oaklank, CA [J]. Energy Research Social Science, 2018 45 374-384Hacking I. The emergence of probability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5申丹娜 , 申丹虹 , 齐明利 . 气候变化科学事实及其相关问题争论评述 [J]. 自然辩证法通讯 , 2019 41 109-114. Shen D N, Shen D H, Qi M L. Review of the debates on scientific facts of climate change and related issues [J]. Journal of Dialectics of Nature, 2019 41 109-114 in ChineseShwom R, Isenhour C. Integrating the social sciences to enhance climate literacy [J]. Social Sciences in Climate Literacy, 2017 7 377-384Council of Climate Preparedness and Resilience. A framework for building climate literacy and capabilities among federal natural resource agencies [R]. Climate and Natural Resources Working Group, 2016Brechinl S R. Comparative public opinion and knowledge on global climatic change and the Kyoto Protocol the US versus the world [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ociology Social Policy, 2003, 23 23 106-134Fraser J, Sickler J. Why zoos and aquariums matter handbook handbook of research, key findings and results from national audience survey [M].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 2009Fischhoff B. Nonpersuasive communication about matters of greatest urgency climate change [J]. Environmental Science Technology, 2007, 41 21 7204-7208Bell P E, Lewenstein B E, Shouse A W E, et al. Learning science in informal environments people, places, and pursuits [J]. JCOM Journal of Science Communication, 2010, 8 3 66-68[14][15][13][12][16][20][21][22][23][24][25][26][27][28]气候变化研究进展 2019 年708www.climatechange.cn简 讯
点击查看更多>>
网站客服QQ:123120571
环境100文库手机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6041442号-6